新久网站logo
速盈娱乐@注册平台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05-22 20:30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问世间情为何物?
 
能回答这个问题的,相信除了你和你的爱人,另一个答案可能就是爱情电影了。
 
随着520档期甜蜜来袭,一众电影在院线“打”得不亦热乎。但“战局”之中,真正把一个“情”字贯穿到极致的惊艳之作,《白蛇传·情》,是其中一个。
 
 
东方美学水墨盛宴
 
即使单独评选520档期最美海报,相信《白蛇传·情》的这张海报都能够毫无悬念胜出——亭台水榭、断桥纸伞、繁花如瀑、白衣胜雪、你侬我侬、欲说还休……一场如怨如慕的水墨国风带如泣如诉的江南烟雨气息扑面而来,让人不禁想一探究竟“情归何处”。
 
不同于诸多“金玉其海报,败絮其影片”的“包装”型电影,《白蛇传·情》片如其名,将叙事线索锁定在了“情”字,将白蛇许仙之间的曲折爱情故事娓娓道来,既有“断桥借伞”的一见钟情,也有“昆仑盗草”的情真意切、“水漫金山”的情深似海,以及“人若无情不如妖,只要有情妖亦人”的一往情深……
 
 
 
有情,却不囿于爱情,而是辅以亲情、友情等多种情感元素,层层递进至打破桎梏的大情大理,最终达到了探讨法海之“法”与白蛇许仙之“情”的思辨高度。
 
 
值得一提的是,该片是首部4K全景声粤剧电影,用奇幻化的西方电影特效呈现了东方戏曲舞台的“盗仙草”、“水漫金山”等经典桥段,其中长达六分钟的“水漫金山”场景可谓气势磅礴,颇具商业大片质感。
 
 
 
文戏动情,武戏惊心——特别是白素贞与十八罗汉战佛堂一幕,创造性的设计成以寡敌众、刚柔相济的水袖斗棍僧,令舞台绝活与中国功夫齐飞,东方美学共传统文化一色。
 
 
说到美学,本片追求的是宋代美学气韵、含蓄、淡雅的简约风格——西湖、烟雨、水雾、小桥、荷花、纸伞……精致考究的布景集留白、写意于一体,渲染出一副凝聚东方气韵的水墨画。
 
 
 
话说回来,戏曲表演注重写意,而电影表演则是写实的艺术,那么,如何在写意与写实之间寻找平衡呢?
 
写实之影与写意之戏
 
正如《白蛇传·情》斩获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“类型之窗”单元最受欢迎影片时得到的评价“该片在戏曲与电影、文戏与武戏、西方特技与东方审美之间,达到了完美的融合”,这一点,正是中国电影从源头就开启的创作之路。
 
1905年,中国人自己拍摄的第一部电影《定军山》就是京剧老生谭鑫培在镜头前表演的京剧片断,这一东方国粹艺术与西方影像技术的“天作之合”标志了中国电影的诞生,具有鲜明的传统民族特色。与此同时,伴随着中国电影诞生的第一个类型就是中国戏曲片,即民族戏曲与电影艺术结合的片种。
 
 
1948年,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《生死恨》也是京剧艺术电影,该片是20世纪30年代初中华民族遭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危急时刻,梅兰芳先生为激发国人爱国热情而组织编写的一出古装戏,由导演费穆执导。该片对唱腔、表演以及场次、灯光、布景、化妆、服装等作了一系列革新,并通过大银幕的呈现将把京剧艺术美学水平提高到了一个新阶段。
 
 
 
1954年,新中国摄制的第一部彩色戏曲影片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则是越剧艺术电影。该片导演桑弧、黄沙充分利用“梁祝”故事的“原初性”和“传奇性”,赋予了影片浓厚的诗情画意和强烈的感染力;影片还用实景和绘景相间,在保留了越剧艺术魅力的同时,利用电影的空间表现力打破了传统戏曲舞台片单纯“纪录”的羁绊。
 
 
 
上世纪50年代,该片被周总理带到欧洲放映,卓别林看不懂,周总理就对他说,这部戏就是“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”,这句话让卓别林一下子恍然大悟,也让越剧从戏曲小舞台走上了国际大舞台,更启发了导演谢晋创作讲述越剧艺人人生际遇的代表作《舞台姐妹》(1964)。
 
 
 
此外,还有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严凤英主演的黄梅戏电影《天仙配》(1955)、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主演的豫剧电影《花木兰》(1956)、评剧表演艺术家新凤霞主演的评剧电影《刘巧儿》(1956)以及粤剧表演艺术家徐玉兰、王文娟主演的越剧电影《红楼梦》(1962)等戏曲电影都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,深受全国人民的喜爱。
 
 
1962年版的越剧电影《红楼梦》
 
进一步说,没有中国戏曲,就没有黄蜀芹导演的《人·鬼·情》(1987)、陈凯歌导演的《霸王别姬》(1993)《梅兰芳》(2008)、吴天明导演的《变脸》(1995)等一系列经典。可以这么说,中国电影和传统戏曲之间保持着一种“互文”“共生”的关系,而中国电影也一直是在“影戏说”的观照下进行创作的,这一学说也是属于我国的本土电影理论——把电影视为“戏”,电影首先是要讲述故事,表现冲突,从而达到某种教化的目的,而“影”则是用来表达“戏”的手段。
 
 
导演吴天明在《变脸》中以川剧艺人为题材
 
换言之,中国电影的本土化,正是始于传统戏曲艺术。当东方传统戏曲舞台艺术被西方现代声光电综合的影像艺术呈现,当东方审美与西方特技“联姻”,国粹魅力才可以突破现场舞台的局限,从形式到内容实现多维创新,带着一众破次元的经典IP迈向更大的市场,通过普世的价值思考,真正的走向世界,完成文化输出。
 
 
《霸王别姬》获代表电影艺术最高成就的金棕榈大奖
 
沧海桑田谁复记,雷峰亦已当风屺。
更待西湖彻底干,此间应有再生缘。
 
作为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,《白蛇传》的故事家喻户晓。自电影诞生后,对这一题材的改编也从未停止,从最早由邵醉翁执导、“电影皇后”胡蝶主演的神话故事片《白蛇传》(1926),到斩获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的京剧电影《白蛇传》(1980),再到徐克有血有肉直击人性的豆瓣8.6高分佳作《青蛇》(1993),“白蛇”永远是迷恋传统文化和东方韵味的电影创作者的“心头好”。
 
 
1926年的《白蛇传》开“古装片”风气之先
 
本周上映的《白蛇传·情》则是继近年来的国漫精品《白蛇·缘起》(2019)后,延续古典美学与当代特技、创新改编与精良制作之结合而诞生的诚意之作。未来,《白蛇2:青蛇劫起》也将与我们见面,期待这股“白蛇热”会在“大圣热”、“哪吒热”后,给我们带来一个不同于孙悟空、哪吒等励志热血少年形象的,为追寻爱情奋不顾身的国漫大女主形象,让传统的国漫审美更加现代化和多元化,更让“白蛇传”这一经典IP在崭新的时代叙事中重获新生。
 
脚注栏目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20 新久在线#注册开放平台 提供